专家:菲律宾任何新总统都将与中国进行互利对话

2021-10-18 09:43
来源: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 分享:

作者: 弗拉基米尔 •费奥多罗夫



在任何新总统的领导下,中菲两国都有开展务实合作的基础。 如果他赢得菲律宾总统选举,即使是亲美候选人,也将会与中国就共同开发南海资源和执行合作协议进行对话。


本周,菲律宾政府禁止在线零售商销售未注册的短信设备 Hitech SMS Blaster。本月早些时候,国家电信委员会 (NTC) 下令对前参议员、已故独裁者之子,宣布参加总统竞选的小费迪南德·马科斯发送的短信进行调查。这位总统候选人的总部支持调查。他指责小费迪南德·马科斯的反对者发送短信诋毁他的部分工作。


在菲律宾总统候选人登记截止日期 10 月 8 日到期几天后,政府宣布打击竞选滥用职权。在此之后,设想再过一个月,在此期间既允许扩大候选人名单,也允许政党更换候选人。尤其是菲律宾现任总统的女儿莎拉·杜特尔特·卡皮奥错过了10月8日的候选人名单截止日期,但她有可能在规定的月份参加总统竞选。顺便说一下,她的父亲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在 2015 年也按照同样的计划行事。


如今,以脾气暴躁、喜欢大排量摩托而闻名的萨拉·杜特尔特·卡皮奥在 Pulse Asia Research 的最新民意调查中排名第一。该民意调查显示,评估选民对总统候选人的选择。在她之后的是小费迪南德·马科斯,紧随其后的是马尼拉市长弗朗西斯科·多马戈索和著名拳击手曼尼·帕奎奥。第五位是参议员格蕾丝·坡,第六位是菲律宾现任副总统莱妮·罗布雷多,但她明显落后于领导人。除了莎拉·杜特尔特·卡皮奥和参议员格蕾丝·坡外,其他人都已宣布将竞选总统。总共有 40 多人注册参加将于 2022 年 5 月举行的选举。


中国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广西民族大学东盟学院副院长葛红亮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预测,这份名单发生变化的可能性很大。


他说:“目前选举刚刚启动,在11月8日前各政党还有更换参选人的机会。考虑到已经登记参选的人数众多,参选者所属的政党,以及其背后的政治家族也不少,因此在这一窗口期出现变动和阵营组合更换的可能性还是非常高的,需要我们再继续观察。


“回顾阿罗约、阿基诺和杜特尔特三任总统时期可以明显看出,他们在政策方面的变化和调整相对是比较明显的,其背后也反映了三人属于不同的政治家族阵营,他们在外交层面的主张、与国内相关利益集团的关联、经贸层面的投资方向、油气能源的开采,甚至在国防安全方面的政策都不尽相同。因此若是2022年大选发生政治家族和阵营的巨大变化,那么不排除菲律宾的对外政策和对华政策也有可能出现巨大转变。”


葛洪亮同时还确信,尽管总统大选后该国未来政治变化明显,但中菲两国在任何一位总统的领导下发展务实关系都有基础。               


他说:“从近期菲律宾的整体对华和对美氛围来看,杜特尔特自去年以来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及中菲南海仲裁案。此次美英澳成立‘AUKUS’联盟,我们也可以从菲律宾外长的表态感受到菲方的肯定态度。实际上在临近大选之际,杜特尔特更多地是希望成为一位造王者,由自己阵营的成员或亲友出任新总统。在这种情况下,杜特尔特为了迎合国内的亲美力量,有可能在政策方面做出较大的调整,哪怕是在言语或者态度层面。毕竟当前菲律宾内部无论是在国防、外交、能源等官方部门,还是在国民舆论方面,都存在着非常浓厚的亲美基调。将来无论大选结果如何,无论下一任总统所属哪一阵营,中方都希望菲律宾能够在对外政策上保持相对务实的态度。2018年习近平主席曾到访菲律宾,与杜特尔特强调了互利共赢的共识,双方建立了中菲全面战略合作关系。可以说中菲间是有发展务实关系的基础,包括很多合作项目也都在有序进行中。至于未来的走势如何,虽然存在着一定的类比性,但是也存在着一定的不确定性。”


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研究所东南亚、澳大利亚和大洋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达利亚·帕纳里娜相信,菲律宾新总统将保持对华政策的连续性。 与此同时,即使今天他是罗德里戈·杜特尔特的对手,他就任总统仍将持续与中国开展对话的路线:


她说:“杜特尔特的主要功绩是他与中国建立了对话。 在此之前没有对话,双方只是在敏感问题上充耳不闻。 现在两国进行对话。 顺便说一下,在新总统的领导下,不能排除在南海达成的协议,包括共同开发石油和天然气资源,而杜特尔特没有做到。是的,这不会太快,因为在杜特尔特执政的六年里,各方无法就任何特别的事情达成一致,无法开始共同开发海底。”


“例如,即使曾任副总统并在许多方面批评杜特尔特政府的罗布雷多上台,包括在与中国的关系方面,我认为她不会否认对话的重要性,也不会与中国合作。在这种情况下,这一种是短视。”


专家不排除美国干预菲律宾总统选举。特别是,高级军事人员可以成为他们影响力的代理人。与此同时,达利亚·帕纳里娜还表示,即使是亲美总统也会尝试与中国谈判。


她说:“美方在干预菲律宾大选的过程中,一直坚持幕后斗争的策略。即使在选举过程中存在某种压力,也是在不知不觉中进行的。美国人可以尝试支持一些可以使外交政策转向美国的候选人。但很可能,在杜特尔特开始积极与中国合作,努力与所有人交好,不与他人起争端之后,这种平衡政策将继续下去。如果只着眼于美国,就意味着无法再与中国达成协议,损害菲律宾的国家利益。”


票数最多者当选菲律宾总统,并不进行第二轮选举。这种情况下,总统和副总统分开选举。他们可以是各个政党和宗族的代表。


关键字: 菲律宾 中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