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旧版
0
0
收藏
分享
菲律宾副总统彻底退出马科斯内阁 昔日盟友间的“公开战争”已经升级
环球时报
2024-06-21
字号:
-
18
+

菲律宾副总统莎拉·杜特尔特当地时间19日下午辞去教育部部长和反叛乱工作组副主席等要职,彻底退出了马科斯政府内阁。

 

“这次辞职不是即兴的”

据路透社报道,莎拉在1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辞职不是因为软弱,而是因为真正关心教师和年轻人。”报道称,莎拉将继续担任副总统一职,菲律宾副总统不属于内阁职务。

莎拉退出内阁是“意料之中”。菲律宾参议院议长弗朗西斯·埃斯库德罗表示,此前,杜特尔特家族和马科斯家族的成员之间爆发口水战,随着矛盾日益加深,莎拉的辞职不可避免。“这次辞职不是即兴的。”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阿鲁盖说,“这与他们在政策和政治上的立场差距扩大有关。”

今年1月,两大政治家族各自举行了支持者集会。杜特尔特的小儿子塞巴斯蒂安在集会上指马科斯“很懒”“缺乏同情心”,他还指控马科斯允许美军进入菲律宾,殃及无辜的菲律宾人。杜特尔特在集会上的爆料更劲爆,他称马科斯是“瘾君子”,并警告对方不要修改宪法。马科斯迅速回击称杜特尔特是因为对芬太尼成瘾,才说出了这些话。

莎拉没有反驳那场集会上父亲的言论,有评论认为,这使莎拉成为马科斯家族及其盟友的“眼中钉”,率先被开刀。据菲媒报道,今年4月,菲律宾马尼拉众议员乔尔·蔡网罗了莎拉多项“罪名”,包括未能与家族成员的侮辱性言论划清界限、在教育部的工作没有成果等,要求莎拉辞职。而菲律宾第一夫人丽莎·马科斯则向莎拉发出了要她主动辞职的“最后通牒”。丽莎4月底在一场访谈中称:“菲律宾人民不喜欢不与总统合作的副总统。”

昔日盟友间的脆弱关系“彻底了结”

莎拉离开内阁进一步引发舆论对马科斯与杜特尔特家族联盟关系破裂的猜测。菲律宾智库“人民良政”中心主任鲍比·图阿松分析称,这意味着杜特尔特和马科斯政治集团之间日益脆弱的党派关系已经彻底了结,昔日盟友之间的“公开战争”和两大阵营之间敌对状态已经升级。

在2022年菲律宾总统大选中,莎拉是马科斯的竞选搭档,助其获得了不少支持。英国广播公司(BBC)当时报道称,虽然杜特尔特没有正式对马科斯表达过支持,但他在任上力排众议,同意将其父、声名狼藉的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的棺椁转葬至菲律宾英雄墓园。而马科斯曾表示,若在选举中获胜,将继承杜特尔特的主要政策。

马科斯上台后,两大政治家族的关系生变,2023年出现矛盾征兆。去年5月,莎拉就已宣布退出基督教穆斯林民主力量党,该党支持马科斯。莎拉当时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今天之所以能来到这里,是因为菲律宾人民信任我,相信我会领导、服务他们和国家,这种信任不能被政治毒害或被可恶的政治权力游戏所破坏。”而就在她退出所在政党前,她的政治导师、杜特尔特的盟友、前总统阿罗约被解除了众议院高级副议长职务,降级为常务副议长。同年11月,杜特尔特头号政敌、菲律宾前司法部长德利马在入狱7年后获准保释。

另据《菲律宾星报》报道,莎拉在竞选时更中意国防部长一职并填写了相关申请,但最终却被分配了教育部长的工作。

或扮演反对派角色

《马尼拉时报》报道称,莎拉退出内阁之后,杜特尔特执政时期的总统府发言人哈里·洛克在脸书上发文称,团结联盟已正式解散,莎拉“应该接受挑战,成为反对派领袖”。洛克列出原因称,首要原因是杜特尔特拥有很好的民众基础,并且具备律师和行政部门领导人的能力;其次,杜特尔特在反对马科斯政府的问题上立场坚定,并且在政府官员中拥有“最高的净满意度和支持率”;最后,莎拉以辞职证明了她不是机会主义者,她会为国家的利益而战。

《日经亚洲》称,马尼拉民意调查公司WR Numero的政治学家兼首席执行官克莱夫·阿奎莱斯表示,不再是内阁一员后,莎拉有可能扮演反对派的角色。阿奎莱斯补充说,这还有可能促使两大家族在中期选举中派出候选人展开对决。今年1月,莎拉称不会缺席2025年中期选举。此次选举将选出参议员、众议员、政党代表和地方职位。菲媒分析说,不排除莎拉辞去副总统职位参选的可能性。【环球时报驻菲律宾特派记者 樊帆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文简】

编辑:金吴哥
评论 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发布